安安

装着乖巧 装着受伤 装着天真 装着冤枉

美人夺受

酒酿源子:

*差了很远的生贺。都是我编的。
*我一个理科生……你们就随便看看就好……不要太为难我……历史一向都不好文里肯定有bug你们能看看不能看就关了吧……都是我瞎编的……毕竟自从拿到历史书我的人生每天都在篡改历史……所有历史知识来源都是靠动画片儿……【手动再见
*写的时候脑子里一直都是这句歌词 
“人们把晚来的爱都锁在密码里”——薛之谦《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都是胡扯。随便看看。我爱的babe生日快乐呀。



全天下都知道,君王昏庸无道,是受了一只狐狸蛊惑。

苏妲己可真是当今第一美人,只不过这九条尾巴的小狐狸精怪,可是夺取人寿命的。大王被迷的神魂颠倒,阳寿也不知道到底被摄取了多少,只是更宠那个从未见世的白狐狸。

你等等,谁跟你说的狐狸就不能是公的?!

……

王俊凯表示心很累。

那天他正大摇大摆在山间闲逛,享受阳光滑过自己柔顺的皮毛,正惬意地眯眯眼睛,突然妖身一冷,下意识就要躲。

可那支箭飞的太快了,还是狠狠刺进了他的大腿。

他颤抖着身体,血汩汩流出来染红了雪白的皮毛,竟是疼的快要了他的命。

然后那个挺着大肚子的老男人就把他带回了宫。

老太医给他细细包扎好伤口,转身刚出门,他立刻摇身一变化了人形。

还没寻思怎么跑路比较好呢,门倒又开了。

大王颤抖着手指指着他,你你你……你是那狐狸?

他看着自己长长的头发还没扎起来,挡着自己刚变人还光溜溜的身子,只能硬着头皮点头。

感觉那老男人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半晌只憋了一句出来:美人,你留下来吧!

留下来个屁。

王俊凯很想变回狐身跑了,没曾想腿上本来一抽一抽的疼,这会竟麻了起来,他一惊,怕被那人抓住把柄,只能先面色如常地应下,让纣王出去,然后派人给自己送身衣服。

没想到敷过药怕他疼还加了份麻药。太医院真是太尽责了。

王俊凯看到那一身丝缕长袖,粉色丝带乱飘的衣服的时候,还是就这一个想法。

太医院真是太尽责了。日了狐哦。




王俊凯其实是只自由的狐狸。

他白天还是会跑回山间里来,然后觉得自己有几百族人实际只有十几的大王会认真教小狐狸化人。

“哥哥,以后我们化人也可以像你这么美么?”

王俊凯一顿,突然笑眯眯地蹲下身子,捏捏小狐狸的脸蛋:“记不记得西山那边那个村子,有一个特别好看的小哥哥,你们要照着他那样子化,才好看,知道么?”

说完王俊凯自己就忍不住心里痒痒,一跳一跳跑去找他心里的小美人了。

他那次去西山顶找草药,无意中看到了一个也在采草药的小男孩。那人白白净净的,唇红齿白,杏眼一笑就弯弯的,王俊凯一眼就看呆了,他觉得这就是最好看的人儿啦。

可他是狐狸,装不成猫狗,不敢靠近了那个小哥哥。

他就更勤奋地找一些稀奇的草药,只要吃九株天材地宝,他就能化人,就敢藏起大大的尾巴去找他,和他说上一句话。

嘿,我好喜欢你呀。

可是刚找到第四株,他在高高的山石缝隙中艰难爬着,刚碰到仙草,就脚一滑摔了下来。

他醒了,有丝丝雨水沾湿了他的尾巴,他虚着气抬头,结果看到了一双灵气的眼睛。

“这是你的吧?我可一直帮你看的没让别人拿走呢。”也一直看着你没让你再受到伤害呢。

少年撑着纸伞,给小狐狸还微微偏过去些,把仙草向他的方向推推:“小狐妖,这草药可算是我送给你的了呀。”

王俊凯还没反应过来,耳朵抖抖,一脸诧异看着他。

他觉得最好看最喜欢的男孩子,只是再冲他甜甜地笑了笑,然后就和小狐狸说再见了。

后来估计少年再没记得过救下的这只狐狸。

王俊凯每再摘到一棵草药,就再跑过来远远地看他一眼。看他劈柴生火,看他习武练剑,看他读书抄字,看他舞刀弄枪。然后充够了满满的电力,再斗志昂扬地去找下一棵仙草。

全天下都觉得大王身边的美人最好看,可他只觉得一身粗布素衣的他才是美人心里的最好看。

他吃到了九棵仙草,用山泉洗干净自己白白的皮毛,晒晒太阳,准备下午就去找他说话。

然后那支破箭,让全天下都知道他了,他被束之高阁,却还是整日跑回山间,不敢再以这张脸去见他,那就还是变成白狐,偷偷看他一下吧。

王俊凯每天白天出来,晚上再回宫里,陪着啤酒肚的男人吃个饭,再倒回自己一个人的卧房睡觉。

那人对他也是好的,明明自己是王,可给他的房间却比自己的还大。

他的乌瀑般的长发还没剪,纣王不愿意,他想想也就算了,毕竟小美人也是长发,只不过束起来了而已嘛。

他不能彻底跑路,他一跑,那昏君必然把天下翻遍了也要势必将他找出来不可的。

他依旧白天回自己小窝里转转,晚上再回自己大窝里住住。

直到有一天,他又忍不住去找那个好看的人儿,却发现他不在了。

数日后,再见到他,却是他陪着纣王巡视奴役的时候。

他素衣换了,手上戴着重重的镣铐,头发也脏了,星眸里带着愤恨,和一帮奴隶正伏跪在地。

他听狱头说什么乱臣贼子,说什么反叛罪党。

他探头一直盯着他看,他只记得有一次他碰到他洗衣服,不小心瞄到内衫里的一个名字。

那才是他的名字。

王俊凯没想到他居然还是什么反叛头目之子,地位还不同于其他人,纣王却只是略略扫了眼名单,就挥了挥袖子走人。

明日一同带去,赏赐他们的命奉献给我大朝歌。

王俊凯半夜化了狐身,施了妖术跑去天牢。

他找到他了,他睁着一双赤目,冷冷地看着他。

“昏君身边的……呵……提前来……行刑么……”

王俊凯抿抿唇,一言不发,半晌后拿钥匙开了门。

他没再看他的眼睛现在诧异的目光。从刚才他认出来他是纣王身边的人那一刻开始,就宛如看到了恶心的东西的嫌恶,那灵动的眼睛里看他就像蝼蚁蛆虫,只觉得他是帮着昏君做事祸害天下的罪人,那样的眼睛里无论星辰怎么变化,他都受不起了。

他出了天牢,看着半个时辰过去,少年扶着一个老人颤巍着离开,他在他背后看着他走远,一脸悲伤。

他还是适合一身粗布素衣。

他还是那么好看。

他还是……那么喜欢他。






王俊凯知道,大王一定知道是他放走的叛臣之首。

可大王还是没说他任何。

他跟着纣王出征,跟着乘舟过岸,跟着御驾亲征。

在战场上,他远远又看到了那个人。

他已经意气风发,他头发高高束起,带领着数十万大军,一身正气傲然,抱着势在必得改朝换代的威武之气。

他真是疯了,大半夜跑去敌营,只为了能看看他,近了看看他。

可刚靠近大帐,他手下的部下就发现了,他东躲西藏想绕去看他一眼,可还是没能成功。

他负伤仓皇而逃,远远听到背后有声音叫住了追杀他的人。

“杨将军,是什么人?”

“禀主公,一只妖孽罢了。”

他不由得想起那年天牢他的眼神,只能忍着绞痛逃得更快。



“将军,你说什么?”

“主公为何如此匆忙跑出来?一个小小妖孽,不足以威胁您的。”

“将军你可看到那妖……精的面目?”

将军摇头。





王俊凯突然发现自己身边这昏君也不是一无是处的。

不知道从哪搬来的救兵,还挺有两下子,到阵前叫板让叛贼之首出来迎战。

王俊凯站在城楼上,躲在一根柱子后面,远远看着,觉得哇塞好厉害,如果自己有这本事也不会被随随便便打的半伤不残了。

他撇撇嘴,拍拍发麻的胸口,太医院真是好尽责哦,日了狐哦,药劲一晚上了还没过去哦。

然后他突然脸色大变,看着战场上对面冲出来一群人救走了自家主公,然后他身旁的昏君哈哈大笑,得意地喊鸣金收兵。

当晚他就带着尽责的太医院的药又不怕死地跑去敌营了。

他用尽了本事才瞒天过海绕到了营帐后面,悄悄化了狐身钻进去,除了那人在床上虚弱地呼吸,没有别人。

他端着药走近了,把药给他擦在伤口上,发现毒素还没褪去的意思,只觉得着急,守了半夜,最后咬咬牙还是决定拼了。

就这样吧,反正最后一次了。

他把尾巴划开一个大口子,催动灵力,配着一些药草,也不知道什么方子,灵血让草药融化,就那么让他的小美人喝了。

他脸色苍白,那尾巴也没了生气耷拉下来,他低垂了眉眼,等那人脸色渐渐红润,终于收了东西走人。

他准备再次畏畏缩缩从帐子后面钻回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微弱的问话:“是……谁?”

他身形一僵,脑子一片空白,看那人有想冲动起身的意思,赶紧张口:

“你……你别起来,伤大概明天就好了,别乱动。”

“太医院很尽责的。”

“别再随便受伤了。”

“王源。”






王俊凯回去以后一直懊恼,自己开口和他说的第一句话,居然还是在夸太医院很尽责?!

脑子呢脑子呢?日了狐哦!

那晚他看着王源陡然愣怔的身形,不敢再停留,头也不回地跑了。身后他最喜欢的一直叫他等等让他回来的清亮嗓音,他也没管,加速跑回了自己营帐。

巫术师惊诧于对面叛贼之首居然没死,大呼不可能的同时被大王赐了死刑。

过了两天突然有脑子了的昏君又准备给敌军河水上游下毒。

王俊凯任命地准备大半夜继续往外跑,以他的经验,这次那个小笨蛋肯定还会继续中招。

谁知道这次他钻进帐子的时候,王源正疼的一边打滚,一边在等着他来。

“……我是夸太医院,我又不是太医。”

那人可爱地缩缩脖子,吐着小舌头看他:“我知道你会来呀。”

“为什么?”

“你舍不得,对不对!”

王俊凯看他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儿,笑得无奈。

又是一条尾巴没生气地耷拉了下去,王源懵懵地盯着他的尾巴,有点心疼:“你上次……也是这样吗?”

他无声地点头回应,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他不想让王源觉得对不起他。刚想转移话题,结果王源就一把拉住他的手扯过来,撩开自己的衣服,露出小肚皮,把他手覆上去,一脸可怜兮兮:“揉揉,疼。”

王俊凯一听赶紧轻轻揉了揉:“药不顶事吗?应该没问题啊,肚子还疼?这里呢,好点没有?”

王源笑得可贼,一边哼哼唧唧,一边又向他的方向挪了挪:“嗯……”

帐外突然有将士的声音传过来,王俊凯吓了一跳,刚准备跑路,就被王源一把拽上了床,布帘也放了下来。

“主公,您伤情如何?”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众下士情况如何?”

“解药正在下发,主公不必担心。”

“那没事就先退下吧,早些休息,明日一早出兵。”

“是。”

听那人撩开帐帘出去,王源这才松了一口气,看着和自己侧躺着面对面的那人,一脸严肃就突然笑开:

“怎么,傻了啊?”

王俊凯看着王源就一件亵衣贴着自己躺下,神经都绷紧了,感觉那人的肌肤好像就隔着薄薄一层衣物透过来炽热的温度,烧的他也跟着发烫,脸也红了。

好像一动就可以接吻的距离。

他手足无措地僵在那,明明尾巴还耷拉着,自己也气虚着,可偏偏还是放松不下任何。

“你……好好休息,我……”

“不行。”

“……”

“不许走。”这人这会完全没了统领数万大军的气势,就像个任性的孩子,突然手脚并用缠上王俊凯,腿圈着他的腰,就抱着他开始耍赖。

“你不许走,你都偷跑了多少回了,这次能不能不走?”看王俊凯一脸纠结还要拒绝,王源立刻不干了,嘴角向下撇着,哭唧唧地唤他:“我都没分到解药!肚子疼肚子疼,我还没好你不能走啊。”

说完了又要把王俊凯的手放肚皮上,让他给自己揉揉。
王俊凯没办法,只能动作轻缓地给他揉揉细皮嫩肉的小肚子,想着一会等他睡着了,自己再走吧。

可他没想到,自己因为尾巴又一条伤了元气,自己先忍不住犯了迷糊,迷迷瞪瞪就要睡着,手上却还是轻轻地揉着那人温热的肌肤。

意识清醒的最后,王源摁着他手,又手脚并用缠上来,贴近了他,抱紧他就不松了,对着他耳朵吹气:

“你好冷啊,我给你暖暖。”

什么啊,妖本来就没体温啊,都知道他手冰凉了还让他揉什么肚子啊……

王源再没犹豫,凑过来亲上了他的唇,小舌头调皮又亲昵地缠吻着,王俊凯下意识张嘴回应他的乖巧热情,反手也搂住了他。

“你还没告诉我你名字呢……”

他没问他他是怎么知道他叫王源的,他只是想要一个他的名字。

“傻狐狸。”





王俊凯第二天一醒就跑了。

王源一脸不高兴,黑着脸穿上护甲出兵。

王俊凯再没往外跑,安安分分待在那个昏君身边。

直到有天,昏君突然带着王俊凯回了朝歌。

他不明所以,看着那个啤酒肚的男人杂碎了所有值钱的东西,然后跟在身旁最后一波侍卫都撤走了。

“美人儿。”

王俊凯走近了一步,颔首,没说话。

“你看到了吗,这山水,这土地,这皇城国府,这天下百姓。”

“曾经,都是本王的。”

“就连你,我以前也以为是我的。”

“可我最早发现有东西也是不属于我的,那也是你。”

那个男人穿上战袍,王俊凯亲自为他配了腰带。

他看到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高举着圣剑,冲入了大殿,一剑就让那个一直护着自己,不可一世的男人倒下了。

他不免为之动容。

再怎么说,当初救他,几年来一直护他,什么都给他最好,即使知道几次都是身边人出卖的他,才铸成今天自己的灭亡,就算这样,他也没责怨过王俊凯一句。

男人倒下的最后都是在他面前,把一颗仙草强硬地塞进他手里。

“都说狐狸精蛊惑人,会夺取人寿命。”

“我当初救你,虽是一时怜悯,可也能证明本王并非一世昏庸无才。”

“狐狸,如果我死在今天,是被你夺取的阳寿,本王认了。”

“就算这样,还是不够,本王还想为你再续一命。”

王俊凯愣怔地看着那人倒下,指尖颤抖。

他变回狐狸,蜷缩在地上。

台下跟进来的一片将士在为他们新的王叫好,同时欢呼着高喊着,让王继续斩除尽了妖孽祸患。

“世人都知道这苏妲己美人夺取人的寿命,蛊惑君王,还请陛下斩除妖魔!”

王俊凯意识开始飘远了,他仰头看着那个人。

他眼睛里的挣扎,还有拒绝,还有痛苦,还有什么他也看不清了,他只记得最后,等到下面有质疑的声音开始发酵,国师再次催促,这时那剑刃才落下来。

他手在抖,握不住剑一样,仿佛灵魂都在痛苦地悲啸喘息。

王俊凯想,当初他给他一株草药算是救了他一命,如今他拿九尾来为他铺垫成王成帝的路,这买卖算不算很亏?

他记忆的最后,那人一身荣光,背对着他,手里高举着一条雪白的狐尾。

“本王已一剑斩断狐妖的九尾,从此铲除天下祸患,国泰民安!”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笑了,他喃喃着,自己都听不清的话。

他还是适合粗布素衣。

他还是那么好看。

他还是那么喜欢他。

“王源……王源。”

有着一世荣光的他的少年,终是身形一顿,再背过身来将他抱起,已是泪流满面。







王俊凯跑出来了。

他趴在一棵树下,找了河水中被冲洗打磨的最光滑锋利的一块石头,舔了舔自己尾巴的皮毛。

王源斩断了他八尾,其实有两尾先前为了救他已经死了,只不过是个壳子,早晚也会脱落,剩下六尾被一剑斩下,只有一尾留下,这是他最后的一条命。

王源当初随便拿了一条断尾糊弄了将士,立刻遣散了众人抱起他狂奔着传太医,拼尽了全力来救治他,果然还是怨太医院太尽责了,最后王俊凯留了这一命,而他继续住在了自己先前的房间。

他觉得如此讽刺,伤好的差不多就跑了,跑到了这山间这棵树下,他准备把王源没斩尽残留的尾巴断根也切干净了。

断尾就像刚长好的伤口,被他用石块一下下削得伤口平整,血也染红了一大片草地。

他疼的奄奄一息,最后一条尾巴也快被疼死了,他趴进树洞里休息。

结果还没一会,就被人抱进了怀里。

“王俊凯……”

他没反应,这几天他始终没和王源说一句话,他的尾巴的血还一直在流。

“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对不起,我,我当时真的不知道怎么办……被逼的突然一个恍惚剑就下去了……而且如果不这样瞒天过海,也没办法保住你啊。”

“你不要再跑了……别再弄伤自己了……好不好……”

王源咬咬唇,再次开口,下定决心般说了一句话。

“你记不记得,在你进朝歌那年,有一只翎羽箭?”

王俊凯蓦地睁眼,缓缓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王源把狐狸举高,鼻尖对着鼻尖,垂着眉眼笑开。

“昏君的金镖箭射中的是石头。”

而不小心射中你的,是我。

“小狐狸,我给你赎罪来了。”

“不要不理我。我好喜欢你。喜欢你好多年了。”

“摘草药都不小心摔下来的傻狐狸,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君王身边多了个人。

每日同床共枕,每日一同进餐,一同沐浴。

偶尔早晨,那男子精神的乌发还乱着,就顶着一面白狐面具,披了件衣服出来告诉侍女,今日不早朝,还有沐浴我来侍候大王就好。

侍女们偷偷抬眼看男人脖颈边上绯红的印记,低头说是。

进了内室,王俊凯摘了白狐面具,翻身上床,抱住那个一身都是暧昧印记的小人儿,王源舒服地靠在他肩窝蹭蹭。

“又不早朝。”

“还不怨你……每天晚上折腾我那么狠,嘿烦。”

“昨天谁先挑起的?”

“我不管,”那人又像从前那般翻身缠住他,不像个帝王像个孩子,手脚并用耍赖撒娇:“美人你来夺取我寿命吧,魅惑君主是你的职责啊,所以我不上朝都是你诱惑我的,都怨你怨你。”

“说谁诱惑谁呢,小美人?”

“啊,大美人。……诶你别弄……还有点疼……嗯……”

今天的大王还是勤劳的大王。

一早晨就很勤奋地运动完了。

大王喘着气趴在他的狐狸身上,喃喃地唤他。

“都是我……心甘情愿。”

那只狐狸,只看一眼,自己就被蛊惑,而且一生都栽他身上,心甘情愿。

而他也何尝不甘之如饴。

“荣幸之至。”

我的王。




【番外】

1.

我是王俊凯。

我没想到我化人形之后,第一个遇到的人就阴错阳差跟我发生了这么多事。

而这些,原本是属于另一个人的吧。

我也没想到人类居然因为狐妖族的美貌,而一直误会了我的性别。虽然本妖也不太在意就是了,但我还蛮想知道王源在不在意。

我那次突然想起来去问他,他正一下一下坐在我怀里锉指甲,听我问他知不知道我是男人,他还分心给我翻了个白眼。

我突然就很想笑,我问他,是不是一直听谣言以为我是个女的,结果发现是个男人,有没有很失望?

他撇撇嘴,揪了把我腿上的肉,嘟囔,谁知道那么丑的狐狸化了这么好看的人啊,而且我早就认出来你了好吗。

科科,还不知道每次抱着狐狸化的我爱不释手的人是谁,还好意思说我狐狸化丑。

他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什么,锉指甲的速度一下一下变慢了,半晌后突然回身抱住我。

他埋在我胸口,哑着嗓子说,早知道当初就说去和那个昏君抢女人,抢到你我就跑,哪还有后来这么多事。

他不爱江山,不爱社稷,不爱指挥百万雄师,不爱被传颂年少有为,不爱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功名利禄。

我叹口气,其实我是知道的,他一直都在为对我刺下的那一剑后悔。

说心里一点郁结都没有那是骗人的,我也想不开很多事情,那是我们之间的矛盾,可那个时候我并不准备告诉他,导致很多天我对他一句话都没有。

后来他找到我,在树下,我看他抱着血淋淋的我浑身颤抖,脸埋进我带血的皮毛里,滚烫的眼泪沾湿了毛发,和血混在一起,然后他也不说别的,只是一遍遍叫我名字。声音悲怆缱绻。

我突然就想就这么算了吧,心里有什么疙瘩都滚蛋吧,没什么再比眼前这个人重要了,没什么再比能和是他在一起更重要了。

毕竟他一哭,我就什么都不想了,没辙的,他一哭就是要我命我都给他。哭的我心都在打颤啊。

多年后有一次提起,我还清晰记得自己那时的感受,和王源说,王源先是得意地笑笑,说要是早点告他他以后一定每次都用哭来对付我。

而后看我只是微笑,他凑过来在我唇上轻啄一下,脸有点粉扑扑的,像淡胭脂,揉在我心尖尖上。

他低头,王俊凯,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嗯?什么为什么。我注意力全在怀抱着他的身上,基本没听清他说什么。

他脸更红了,咬咬唇肉,贴的更近。

这是因为你爱我呀。

你这只蠢狐狸。

我不懂,我只知道他现在挺开心的。笑得可甜。

王俊凯。

嗯。我把他抱起来,他顺从地附上我肩膀环住我脖子。

“我也爱你。”

过了很久之后我依然清晰记得这个场景。

王源,我想我懂了。






2.

几年后,刚改朝换代的开国君主就草草让位,归隐山林。

有人说,看见那古今也算是个美人的君王,像个孩子一样蹦蹦跳跳,牵着一个男人,一身素衣,仰头笑得温柔。

而那男人蓦地回头,皆是让人一惊。

狐耳懒懒地搭在头顶,只一眼就让众人愣神。

狐尾轻甩,竟是抱着小君王走了。

那样貌,像极了亡了某代国的美人妖孽。

【END.】






评论

热度(1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