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

装着乖巧 装着受伤 装着天真 装着冤枉

漫长岁月(完结)

念念如尘:

*架空

 

 

 

 

 

 

如遇餐厅里青绿色旋转楼梯逆着重力的方向拔地而起,十几平方米的落地窗带着c市的大海二十四个小时变换着风景,此刻那风景携着夜色就落入那双漆黑的眸子里,眸子主人低亮的声线轻轻撞在落地窗的双层真空玻璃上,随即又绕着那修长挺拔的身段不见了踪影。

 

 

“你俩都没在一起你就要我来见人?”餐厅的灯光很浓,王源浅浅抿了一口咖啡,视线对准坐在对面王卉的脸。

 

 

王卉低头看着平板眼皮也没抬,“是啊,这人和以前的不一样,我真喜欢。”

 

 

王源撑着下巴没说话,王卉这才抬眼,“哥,这次你就纯凭感觉去看看这人怎么样行不行?”

 

 

王源看了几秒王卉一脸的真挚,眸底闪过一抹纵容,“那人什么意思?”

 

 

眸子里闪过一抹黯淡,王卉微微叹了口气,“我不知道。”

 

 

五分钟之后包厢门把浅浅松动,木质门板被拉开的同时王源抬眼望去,带着他惯有的清冷,带着当哥哥应持的审视,但那视线却在聚焦的瞬间,悬在了空气里,不能进也无法退。

 

 

“哥,这是王俊凯,我一个朋友。”王卉看向王俊凯,“王俊凯,这是我哥,亲哥,王源。”

 

 

热意满满的氛围在王卉的声音停下来之后迅速结冰,冷意顺着王俊凯凌厉英俊的侧脸滑向王源忽而潮起的星眸,两个人就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对视了几近一分钟,直到王卉不解的声音横向穿过似乎冰冻了的空气,“哥?”

 

 

像是被极速穿行的洪流终是遇到了更高一丈的城坝,微缩瞳孔之后王源朝王俊凯伸出手,“你好。”

 

 

指骨分明的手掌在十秒之后得到了带着凉薄温度的回应,“你好。”

 

 

王卉和王俊凯是某次酒会上认识的,她一见倾心,不过没明说。今天安排这一出她事先没告诉王俊凯,一是想向王俊凯引荐一下她哥,也许对王俊凯生意上有帮助,二也是表明自己态度的同时看看王俊凯的态度。

 

 

但现在王卉看着王俊凯冷却的眼眸,也大概清楚王俊凯虽然没让她下不来台但结果也并不如她意,而且更反常的是她哥,之前见她的男朋友的时候,总是前前后后问些问题,今天这都吃了快十分钟了,一句话没说。

 

 

在搞什么?

 

 

“王俊凯。”王卉撞了一下王俊凯的胳膊,“给我哥介绍一下自己呗。我哥手里的人脉广,你那边公司刚起步,抓紧机会啊。”

 

 

英眸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什么?”

 

 

“就……说说你自己啊。”

 

 

“……”王俊凯低下眸没说话,几秒之后胳膊就被王卉打了一下,王源抬眸,王卉捏着王俊凯的袖子,“那你先叫声源哥吧,他的朋友都这样叫他,你应该没有……”

 

 

“我比他大。”

 

 

王卉一愣,“你怎么知道?”连她也是坐在这才考虑两个人谁年纪大的问题。

 

 

不过王俊凯再没接话,王卉见状就尴尬地瞥了一眼王源的脸色,却在看到的瞬间一怔。

 

 

整场吃饭都面无表情的她哥此刻脸上却浮现了一层浅浅的笑意。

 

 

王卉正奇怪王源就站了起来,“去趟洗手间。”

 

 

包厢门被关上王卉伸手抓住王俊凯的手腕,“你怎么了啊?”

 

 

王俊凯收回手,英眸里的那点不悦被压至底层,“如果有这样的安排请你提前通知我。今天就到这吧,等等王……等等你哥回来你跟他说一声抱歉,我先走了。”

 

 

话落王俊凯就起身,王卉瞬间生了气,“什么意思啊王俊凯,我哥还没回来你就走?”

 

 

向来明事理的王俊凯却没像往常一样回身,而是穿好外套直接推门走了出去,木质门的滚轴又一次旋转,留王卉站在原地愣了神。出声求人留下是从小被人宠在手心里的王卉做不出来的事情,她转身拿起酒杯灌进嘴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红了眼眶。

 

 

王俊凯怎么今天这么不识大体?

 

 

红酒的液体由于惯性依旧在晃动,折射着视线的角度四面发散。

 

 

王源回到包厢一个人也没看到眼底也无半分讶异,他坐在包厢里将打开的红酒一个人喝完才穿好衣服走到吧台结账,却被告知已经被一位先生结清了,抽卡的动作一顿,王源的喉结动了动,却连一个音都没发出来。

 

 

临海的夜晚很冷,从餐厅出来的之后王源拿车钥匙的速度随着不断打冷颤的身体变慢,拉开车门就要弯腰坐进车里的身形却忽的一顿,海浪一波一波呼啸而至,视线转过一个轻微的弧度之后,靠在墙角的人轮廓分明。

 

 

出餐厅门前王源给王卉发了短信,“小卉,王俊凯可能不适合你,你要不要好好想想。”

 

 

王卉十分钟后回了短信。

 

 

但被王俊凯压在车门上吻得快窒息的王源却并没有看见。

 

 

王卉说,“我不要。”

 

 

会随着风叮叮当当的风铃再没被人送进风里,白皙的脖颈被狠狠吸出一个鲜艳的痕迹。

 

 

王源在王俊凯怀里仰着头。

 

 

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他们曾经互相折磨过四年。

 

 

相爱,妒忌,猜测,怀疑,伤害。

 

 

二十岁总是自以为是的成熟。

 

 

四年大学,不同专业,三年形影不离,一年闹得人尽皆知。

 

 

有一次王源一边捂着被王俊凯推倒在地上从而被烂酒瓶划伤的小臂,一边看着一脸醉意的王俊凯满眼通红,“我曾经说过王俊凯,总有一天你死了我都不会再看你一眼。”

 

 

鲜红的血液顺着分明的指缝滴滴下落,王源站起来,“我想那天到了。”

 

 

结果三周以后他冲进医院的加护病房看着因为初秋彻夜坐在他寝室门口最后冻成中耳炎的王俊凯眼底期期艾艾的泪水,“我觉得我以后再听不到了,听不到你的声音了。”

 

 

王源深深锁着眉走过去俯身看了看那只化脓严重的耳朵,“我先去听听医生怎么说。”

 

 

结果王俊凯一把将他抱进怀里就是不让他走,半个小时之后王源从医生那知道了原因,原来好好治疗几乎不会造成耳聋。

 

 

“……”

 

 

请问撒泼耍混不要脸他王俊凯哪一项不擅长?!

 

 

王源捏着王俊凯的下巴怒视那张脸,但王俊凯却抬手用手指摩挲着他手臂上的伤疤,“要是聋了能换时光倒流就好了。”

 

 

那时的王俊凯是真的想,这辈子他都不会再让王源掉一根毫毛。

 

 

但年少还未磨平的棱角总是让两个人锋芒毕露,遇到分歧王俊凯总是习惯对峙,而王源却更愿意冷处理,所以通常情况下都是王俊凯在王源面前急的跳脚,而王源偶尔回一两句就急于逃避。

 

 

“你以后别再凶我了。”

 

 

这是两人和好后王源常常跟王俊凯说的话。

 

 

“好。”王俊凯吻着王源的眼角,“但你以后不高兴要跟我说,不能电话关机一整天找不到人。”

 

 

“我知道。”

 

 

但下一次吵架王俊凯还是会为了找人翻遍整个校园。

 

 

相爱这件事似乎真的能让人变蠢,反反复复做同样的事情,犯同样的错误,一遍又一遍用画笔掩埋因为喜欢滋生的宽容和忍耐,直到他们面目全非。

 

 

“好了么。”

 

 

黑色彻底弥漫开来,王俊凯的鼻息间都是还是王源的味道,他松开箍着王源的手,向后退了退,看着王源系好被他咬开的衬衣领口纽扣,再拉好外套拉链,接着转身坐进车里。

 

 

全程没看他一眼。

 

 

王俊凯抬眸目测了一下他走向副驾驶的距离,然后在王源的车门关紧之前开口,“我的车没油了。”

 

 

话音落了三秒王源就踩了油门,车不到三十秒就不见了踪影。

 

 

那天晚上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海风很大,如遇餐厅最后一个店员冻得关了五六次才把防盗门关好,他再一转头就看到靠在墙上的男人,以及满地散落着的烟头。

 

 

“你是在等人吗?”店员看着男人通红的鼻尖和脸颊,“这样等会被冻死的。”

 

 

但男人并没有回应,只是低下眼,面无表情。

 

 

明显搭建的壁垒让店员觉得自己多事,皱了皱眉就跑去赶最后一趟班车,整条街的灯渐渐熄灭,王俊凯看了看通往他这里的那个路口,然后又从口袋里掏出烟包。

 

 

打火机快没了机油,指尖快被冻变了形,这个夜也快要过去了。

 

 

还等吗?

 

 

发动机的轰鸣声却突然先于远光灯高调抵达。

 

 

王俊凯看着呼啸而至的那辆车里的那张在他生命里无数次去而复返的脸深吸了一口烟,从鼻翼开始的麻醉感逼退了他心里同样汹涌抵达的潮意。

 

 

要是他们从没分开就好了。

 

 

王俊凯一步一步走过去的时候,这样想着。

 

 

干净的手指拉了一下副驾驶的车门把手,却没拉开,车门还属于内锁模式,王俊凯低眸看着驾驶座的那张精致秀气的侧脸,手依旧放在门把手上。

 

 

排气管排出的气在温度低的空气里看起来意外柔和。

 

 

几秒之后王源动了动手臂,开了锁。

 

 

 

 

 

 

王源没想到王卉会凌晨来公寓找他。

 

 

“这么晚了还跑,有点安全意识好不好?”王源侧身让王卉进来。

 

 

王卉进门一边换鞋一边翻白眼,“你要回家我还用跑吗,莫名其妙跑来这个公寓干嘛?”

 

 

“……”王源没搭话,看着王卉换了鞋才开口,“怎么了?”

 

 

“刚刚给王俊凯打了个电话,他没接。”王卉走进大厅窝进沙发里,“哥,我现在有点慌。”

 

 

王源走过去坐在单个沙发上,还是没接话。

 

 

“你为什么说我跟他不合适,他真的和我之前遇见的那些不一样,我让私家侦探查过他,他身边真的,别说女人了连个男人都没有,但他还是……”

 

 

“王源儿,给我送浴巾。”

 

 

慵懒熟悉的声线就这样缓缓打断了王卉的滔滔不绝,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王卉就坐在沙发上看着她哥揉了一把脸之后站起来拉开储物柜找出一条卡其色浴巾,然后走到浴室门边,全程背朝她。

 

 

浴室的门把还没被王源完全转透那门就忽然被人从里用力拉开,紧接着拿着浴巾的手腕就被用力一拽,王源下意识随力的方向向前迈了一步,细腰瞬间被精壮的手臂扣住再向浴室里的墙壁一推,然后王源的背部就狠狠靠在墙壁上,肩膀向后碰到了浴室灯的开关,压灭了灯。

 

 

“王俊凯……”

 

 

带点抱怨的熟稔尾音消失在整个暗下来的浴室里,客厅的光从打开的浴室门里泻进来的一块方方正正的光亮,而王俊凯就将王源抵在这光亮左侧的黑暗里。

 

 

“让你送浴巾你就送啊。”身上穿着不知何时被王源挂在浴室里的家居T恤长裤,头发是被刚刚吹干的松散,王俊凯用身体别住王源的反抗伸手捏起王源的下巴低头轻轻咬了一下近在咫尺的唇瓣,“现在是凌晨两点,王源同学,你的危机意识呢?”

 

 

“……”王源动了动喉结然后微微偏头,“小卉来了,在外面。”

 

 

“……” 

 

 

王俊凯皱着眉想偏头去看,但一抬眼,王卉就站在离浴室很近的地方看着他们。

 

 

眼神可想而知。

 

 

王卉比王源小六岁,那时王源大学的时候王卉还没念完高中,除了开学就再没去王源学校看过王源,王俊凯是知道王源有个亲妹妹的,但他也没想有时候事情总是巧合得可笑。其实王源并不想对王卉隐瞒什么,这种纯粹巧合的事情赖不得他也怪不了王俊凯,但对王卉来说他们坦白早比晚好,所以王卉来公寓王源就想好了顺其自然,不过他没想到王俊凯又出幺蛾子,在王卉面前把关系全方位展示了个清楚。

 

 

想坦白和坦白真的是两件事,王源努力措辞说了半天也没解释清楚,王卉听完之后什么也没说就摔门走了,连鞋都没换,王源见状立马抬脚追,在玄关拿王卉鞋的时候看到王俊凯也径直走了过来,干净的眉宇蹙起,王源直起身出声阻止,“你不用……”

 

 

话还没说完走近的王俊凯就伸手像抱小孩一样双臂伸进他的腋下将他抱了起来出了门才把人放回地面。

 

 

“……”

 

 

王俊凯一直有这个习惯,说服不了他做某件事的时候就硬来。比如他待在烤串的店不愿意走王俊凯就扛他出来,或者他不想去跑步王俊凯就背着他跑。

 

 

再比如现在,王俊凯在用行动告诉他,他现在是真懒得跟他掰扯他到底跟不跟去这件事。

 

 

王源发誓要不是王卉的车飞奔而去他急着去追,他一定两脚把王俊凯哪来的踹回哪去。 

 

 

但王卉其实哪都没去直接回了家,王源走进去直接拿钥匙开门进了王卉的房间,一眼看见了王卉一把抹掉脸上挂着的眼泪

 

 

“我之前跟你提过,我大学的时候有过一段感情。”

 

 

王卉坐在地上一把挥掉王源递过来的纸巾,“但你也说过那就是个过去。”

 

 

“是过去。”

 

 

“是吗?可就像你说的,要不是我你们也不会见,但你们见面才多久,恩?过去了一见面就接吻?”

 

 

“……”

 

 

“哥,我真不懂,也不想懂。”王卉看着王源垂下来的眼睫,“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你那种表情。”

 

 

王源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要扛起家里的产业,所以在任何人面前王源总是很冷,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不太好接触,尤其从三年前他们的父母车祸身亡之后,她几乎就没见王源脸上有多余的表情。

 

 

但刚刚她却看到在王俊凯怀里的王源脸上的,几乎如果王源不做她就想象不出的……柔软。

 

 

“你说这到底是因为我们是兄妹,还是你们是注定呢?”

 

 

前后快十年,他们兄妹竟然喜欢同一个人。

 

 

王源一怔。

 

 

王卉叹口气,“我累了,哥。”

 

 

“好。”

 

 

“王俊凯呢?”王卉眸子里闪过一抹警觉。

 

 

“睡了吧。”王源站起来,刚刚他说要和王卉单独聊聊的时候,看王俊凯进了他的卧室来着。

 

 

“你睡哪?”

 

 

王源摸了摸眉毛,“你想我睡哪?”

 

 

“你睡这,我去睡客房。”

 

 

“……”王源伸手压住王卉的头,眼里抹过无奈,“别折腾了,我睡客房。”

 

 

“你还是睡沙发吧哥,一个人待在一个屋子里不安全。”

 

 

“……”

 

 

结果第二天一早王卉从自己的卧室里出来,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睡得并不踏实的王俊凯。

 

 

 

 

 

 

王源早上起来就收到王卉的短信,大意是想自己好好想想让他别找她,王源一边回了句好一边走出房门,然后手机就被房门口不知道埋伏多久的人抽走了,紧接着那人就拨号到了自己手机上,王源看着他一系列的动作也没什么表情,下了楼就去了餐厅,女佣做好了早餐,两个人先后坐下,进餐十分钟之后王源突然开了口,声音里的别扭只有王俊凯能听出来,“你那边公司刚起步?”

 

 

王俊凯顿了几秒才回,“恩……”

 

 

“做什么的?”

 

 

“……房地产。”

 

 

“缺什么?”

 

 

王俊凯喝了一口牛奶,“什么都缺。”

 

 

“……”王源抬眼去看王俊凯的眼睛,想确定这话的真实性,王俊凯也撑着下巴回视,两秒之后王源低了眼,王俊凯就撑着下巴继续看那两只变粉的招风耳。

 

 

结果那一整天王俊凯都跟着王源,跟着他到公司,跟着他进办公室,跟着他上厕所。

 

 

当又一次员工进王源办公室谈事而王俊凯全程盯着王源惹来员工的逻辑混乱之后,王源怒了,“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那边公司不是刚起步,不忙吗?

 

 

但这样的质问并没有换来王源想象之中王俊凯戏谑的回应,相反那人的眸子却难得认真,“我也不知道。”

 

 

重新遇见你还不到二十四小时,我是真的还没想好。

 

 

王源低了低眼,再没说话。

 

 

傍晚王源叫秘书给王俊凯送了新的一套衣服,“今天晚上内部有个聚会,你去看看有什么需要的人。”

 

 

闻言王俊凯迅速俯身偏头凑过去吻了一下王源的唇。

 

 

“……”王源拿起西装外套砸向迅速躲开的王俊凯,“我现在是你想亲就能亲的人吗?”

 

 

他们什么关系?一次两次就算了,还没完了?

 

 

王源抬手用拇指摩挲了一下唇瓣眉头紧蹙,没看见凝视他的那双眸子里流动的暗涌。

 

 

聚会来得人并不多,性质应该属于私人性的,王源走进会所包房的时候王俊凯就跟在后面,清楚看见了和他们差不多同龄的男人伸手拍了两下王源的屁股,王源的神情王俊凯没看到,他只清楚看到了那男人的脸。

 

 

“林总,徐总,赵总,咨询,投资,建筑。”落座以后王源偏头朝王俊凯低声介绍,王俊凯慵懒地靠在椅背上低眸看着那张一开一合的小嘴,没说话。

 

 

“源弟,这带的是谁啊?”

 

 

王俊凯抬眼,说话的就是刚刚那个男人。

 

 

“一个朋友,他是做房地产的,这两年成绩不错,你们有兴趣的可以关注关注。”王源朝王俊凯偏头,包间里的射灯一下一下晃着那张精致的脸,“郝珲,郝总,也做房地产。”

 

 

王俊凯朝郝珲微微颔首。

 

 

王源看着王俊凯的样子觉得好笑,架子还挺大。

 

 

几轮敬酒之后黑夜才降临,充满铜臭味的聚会染尽了人类原始的丑陋,一个一个进来的女人被一一选择落座,王俊凯朝王源倾身,气息吐进王源的耳廓,“这就是这些年你的生活?”

 

 

王源勾了一下唇角,“不止。”

 

 

话落耳垂就被唇舌缠住,王源身体一紧连忙伸手去推,但还没实施王俊凯就松开了,“等会你要敢选,全程你就坐我身上,你摸她,我摸你。”

 

 

“……”

 

 

“源哥你今天还是不要吗?”

 

 

王俊凯满眼隐隐的怒气随这声音的响起狠狠一顿。

 

 

王源笑了一下抬手勾住王俊凯的脖子,朝那群人挑了挑眉

 

 

“我今天有啊。”

 

 

“……”

 

 

全场几秒静止之后发出震耳的尖叫声,王俊凯看着那群人眼底的戏谑和轻蔑表情很淡,连同王源。

 

 

只是他们没想到他们会成为后半场的焦点,从交杯酒到贴面吻,一次比一次过分。

 

 

“源弟你坐我们凯哥身上,看他多长时间起反应好不好?”郝珲又一次提议。

 

 

王源喝了一口酒脸上没什么表情,“不行。”

 

 

“有什么啊,就你那小屁股我看一下都……”

 

 

“哈哈哈郝珲你暴露了,我就说你怎么老盯着王源的,是不是窥探我们源哥已经好久了?”

 

 

郝珲笑得很痞,“是我们源弟太骚。”

 

 

这话一落王俊凯就站了起来 ,低眸看着郝珲,“想看点刺激的?”

 

 

那些被保养得很好的脸笑得很开, “是啊是啊,你俩怎么刺激怎么来。”

 

 

“好。”

 

 

王俊凯一把拉起王源然后两下将人压倒在地板中心,一群哄笑声里王源伸手抵着王俊凯,“王俊凯?”

 

 

王俊凯眼里冷意很重,“这就是你需要维持的人脉,王源,我马上要上你了,所有人都围着你笑。”

 

 

话落王俊凯就俯身咬了上去,唇瓣被吸入再放逐,粉舌想要推拒却更似邀请,王源的双腿被王俊凯夹住,一只手被王俊凯压在耳侧,一只手抓着王俊凯的衣服,余光里是所有人刺耳的起哄,他们有的人跟他称兄道弟甚至超过五年。

 

 

屈辱和闷堵逼红了眼眶,王源闭上眼,他当下唯一熟悉的东西竟是王俊凯看似凶狠的吻。

 

 

只是王俊凯真的伸手去解他的皮带。

 

 

王源瞬间惊了,再睁开的瞳孔里充满了不可置信,“王俊凯你他妈疯了吧?”

 

 

“你不是爱玩吗?”王俊凯用胯抵着王源的身体,“玩个够好了。”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来。

 

 

“王俊凯!?”王源的力气自始至终没王俊凯的大,那人一手抬起他的腰一手瞬间抽掉了他的皮带,在场的人见状情绪更高涨了,郝珲站起来,“哥们要么一起啊。”

 

 

王俊凯抬眸,“可以,过来。”

 

 

郝珲瞬间咧开嘴走过来,但王俊凯却从王源身上起来了,“别起身,裤子会掉。”

 

 

“……”

 

 

王源还没懂这话的意思,就看见王俊凯一把用皮带勒住了靠近的郝珲的脖子然后用力一收,接着向地上狠狠一按,郝珲瞬间朝王源的方向双膝下跪脸紧紧贴着地面,王俊凯一个膝盖压在郝珲的一只手上,另一个膝盖压在郝珲的半边脸上,死死固定住了郝珲,郝珲唯一能动的手也只能苍白无力地去拉脖颈处被王俊凯用力拉紧的皮带。

 

 

全部的哄闹声戛然而止,但没有一个人上前,所有人又换了另一种看戏的方式。

 

 

王俊凯神情冰冷,“道歉。”

 

 

“道你妈……呃……”

 

 

话还没出,王俊凯又将勒紧了一倍。

 

 

“对不……对不起……呃…我错了…”

 

 

王源坐在原地还喘着气,双眸盯着王俊凯说不清什么感觉。

 

 

其实王俊凯抽掉他皮带的瞬间他就知道估计不是他想的那样,因为要做什么直接脱他裤子就行了抽什么皮带啊,但即使有了心理准备现在看见王俊凯让他恶心了很久的人跪在他面前,他还是不想承认的悸动了。

 

 

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即使对他很凶的王俊凯,也从没让别人委屈过他一点点。

 

 

“我想以后王源应该再看不见你了,是么?”王俊凯再一次扯紧皮带。

 

 

“松松……开……不会了……不会……”

 

 

王俊凯低了低眸就松了手,郝珲趴在地上喘息,王俊凯走过去将王源拉着站起来,低头给人把皮带重新穿好再系上,“还来吗?”

 

 

余光里是雅雀无声看着他们的人,王源系上袖口的扣子,“去给我拿外套。”

 

 

 

 

 

 

王源让司机直接把车开到了公寓,一晚上都喝了不少酒的两个人思绪都不是很稳定,所以该有的吻到了,该给的回应也有了,于是一发不可收拾。

 

 

“你知道换做以前你今晚就别想我饶了你。”王俊凯喘着气抵着王源的额头,寻求最后一丝理智,“为什么变了?”

 

 

记忆里来王源对这些肮脏的东西多一眼都懒得看,更何况出声去附和甚至隐忍。

 

 

“因为无所谓了。”

 

 

王俊凯一怔。

 

 

王源把手从王俊凯手里抽出来,去摸王俊凯的嘴唇,过了好久才出声,“我以为你不理我也没关系的,反正我还有那么多会爱我的人,缺你王俊凯一个不少。”

 

 

所以他换了号码,离开了学校,不知道在告诉谁他一个人过得也很好。

 

 

可是生活却突然变得乏味了,所有需要去做的事情变得目的性很强,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纯粹喜欢或是讨厌,爸爸妈妈走了需要承担的东西需要他做什么他就去做,为了混好关系被拍拍屁股,也没关系。

 

 

反正除了他也没人在意。

 

 

“只是有时候空闲了还是想问问你,怎么就不要我了呢?”

 

 

王俊凯看着那张小脸上的委屈,心里很堵。

 

 

其实最后那天真的一点征兆也没有,不过是毕业答辩结束后王俊凯跟几个哥们出去玩,王源也跟几个朋友去吃饭,但深夜结束后王俊凯再打王源的电话又关了机,于是他托着本来就疲惫的身体又满世界的找王源,最后看王源同班同学的朋友圈才知道王源跟那几个朋友去了ktv包夜。

 

 

不算什么大事,但是王源没跟他说。

 

 

虽然说了他也不一定同意,但至少不会导致他找了他整整三个小时。

 

 

吵架在意料之中,但这次王源几乎一句话没说,脸上也没什么悔改的意思,只是满脸疲惫地看着他说话的样子然后慢慢开口。

 

 

“王俊凯,你不累吗?”

 

 

那瞬间所有生气的担心的抱怨的话全被这一句话堵了回去,长久以来所有他为了找他熬过那些夜就像一桶快结成冰的水从头将他淋至脚底。

 

 

“累了。”王俊凯深吸了一口气,稳了稳满心快要溢出的水,“要么就这样吧。”

 

 

反正你王源做什么干什么现在连知会我一声都没必要。

 

 

反正我一整夜满满的担心在你眼里不过是多余的事。

 

 

不过一个人而已,我王俊凯真无所谓。

 

 

那天之后王俊凯再没联系过王源,挂断了四次王源打来的电话之后,就彻底断了。

 

 

“我现在想,要是我接了你的电话就好了。”就不会等后悔了再打过去,就是空号。

 

 

“不是这样的,王俊凯。”

 

 

王俊凯埋头在王源肩处的动作一顿,“什么意思?”

 

 

“那天我喝醉了,手机没电了,你来ktv找我的时候,我刚刚醒。”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们要包夜,怎么可能告诉他。

 

 

但其实他解释一句就什么问题都没有,可偏偏那天满脑子混沌的他没理清王俊凯究竟为什么生气。

 

 

王俊凯翻过王源的身体,满眼通红的压上去,“对不起。”

 

 

王源皱眉适应许久未经历的开拓,声音真挚却性感,“我也是。”

 

 

王俊凯眸色一深,低头落下密密麻麻的吻。

 

 

都说爱情最遗憾的就是没让最好的我遇见你,相互交融的呼吸似乎承着永恒的味道,现在是他重新遇见他的第28个小时。

 

 

王俊凯咬着王源通红的耳垂。

 

 

幸亏遇到了,在漫长岁月里。

 

 

 

 

 

 

五六个投资方在一个月内先后撤了资,原因很好知道,王源坐在会议首席位面无表情。

 

 

王俊凯周日把连续开了一周会的王源带回了家,那是王源第一次进王俊凯家,市中心的一套公寓。两个人提着大包小包的火锅食材,一进门一条哈士奇就冲着他们乱叫,王俊凯呼噜了一声,那条哈士奇又扭着屁股走了。

 

 

然后那一顿王俊凯臆想中两个人其乐融融的准备煮火锅的东西的场景就变成了王源和哈士奇缠在客厅中央,而他一个人站在厨房里寂寞空虚而忙碌。

 

 

而那条哈士奇似乎有脸盲症,和王源玩了半个多小时就以为他才是家里多出来的那个,于是冲着他叫大概是要他滚出去。

 

 

王源笑倒在地毯上起不来,王俊凯看着那张笑脸,连怒视哈士奇的模样都没了威力。

 

 

渐渐煮熟的食物冒着咕噜噜的泡泡,王俊凯走过去把躺在地毯上的人拉起来拥进怀里,哈士奇抬头望了两眼,又窝回去抱紧了自己。

 

 

王源把下巴搭在王俊凯的肩上,他突然想好好睡一觉。

 

 

不过王源没想到的是缺的资金链能这么快补上。

 

 

“最近业务部接了几个大单,林副总还拉了一个投资。”

 

 

王源皱了皱眉,给林副总打了个电话,林副总在那边的声音很高兴,把投资方的信息发给王源看,王源低头扫了一眼平板上传来的信息。

 

 

俊源地产。

 

 

这不是王俊凯那货的公司,不是刚起步吗?

 

 

“俊源地产是俊利股份公司的附属公司,这次俊利也是由俊源打头阵,准备与我们公司进行长期合作。”

 

 

“俊源不是刚起步吗?”

 

 

“七个楼盘在售,五个售罄,十个计划楼盘,算刚起步吗……”

 

 

王源挂了电话给王俊凯发微信,“俊利股份?”

 

 

“……我爸……”

 

 

“哦。”

 

 

“源源你听我说,我说刚起步是骗你妹……”

 

 

“……”

 

 

“不是,我的意思是,是骗你妹妹的……”

 

 

骗我妹你还有理了?

 

 

“源源?”

 

 

“源源?”

 

 

“源源呢?”

 

 

“……”

 

 

三个月之后从王源公司撤资的公司因为资金链断裂倒了闭。

 

 

 

 

 

 

王卉给王源发了短信,周天到家,要他和王俊凯请她吃饭。

 

 

但周天王源没去,只有王俊凯一个人。

 

 

“我哥的想法还是你自己的?”

 

 

王俊凯把王卉的椅子拉开,“我通常这方面都不太会想。”

 

 

言外之意就是王源的。

 

 

王卉突然觉得好笑,“你就这么听我哥的话?”

 

 

王俊凯给王卉倒上红酒,“之前不怎么听,就弄丢他了。”

 

 

“……”

 

 

“对你我是真的要说抱歉。”

 

 

王卉喝了一口酒,“我知道,因为你给过我希望。”

 

 

王俊凯不置可否,“那个时候我是真的打算往前走。”

 

 

人一直是习惯性动物,会习惯热习惯冷,习惯孤独习惯喧闹,所以也会习惯分开,所以他每天规律地生活,不强求任何事,尤其是感情。对任何人都感觉不咸不淡。

 

 

“我也想过,你是我很合适的结婚对象。”王俊凯双手安然交握,“但是我又看见他了。”

 

 

他以为不会再见了,所以打算在另一套人生里扎根发芽,哪怕每一步他没有很想走,但也本能一般地走着。

 

 

直到他又看见他了。

 

 

那瞬间五彩斑斓的叶子重新下落,很多东西都鲜活起来,过去的一切一遍一遍重放,孜孜不倦地产生着,以后有他的念头和不应该和他分开的悔意。

 

 

他们曾经都以为少一个人地球不会不转的。

 

 

王俊凯看着窗外靠在车上等他的那个身影。

 

 

但是少了你好像地球在我今后的漫长岁月里真的不转了。

 

 

不到半年的感情很好掩饰,王卉从那个晚上王俊凯去咬她哥的嘴开始就死了心,因为那个表情真的太过深情,每一帧都像是放慢了的电影。

 

 

挺好的。

 

 

王卉看着王俊凯捏着王源的脖颈,王源被他的手冰得乱躲,最后王俊凯被王源一脚蹬进车里的样子这样想着。

 

 

 

 

 

 

“陈总说明天会所有个私人聚会,你说我去不去?”

 

 

王源捏着哈士奇的嘴,哈士奇甩开,王源又捏住。

 

 

王俊凯走过去坐下来看着对面一人一狗四目相对。

 

 

“可以,今天我们在他们面前做全套。”

 

 

“汪汪汪!”

 

 

哈士奇凝视王源的时候抽空瞪了一眼王俊凯。

 

 

“……”

 

 

王源笑得前仰后合,王俊凯两下把人扯过来压在地毯上,哈士奇见状也跟着躺在王源身边,四脚朝天,斜眼看着王俊凯。

 

 

“哈哈哈哈哈……王俊凯,我不行了……哈哈哈哈”

 

 

“恩,你再笑……”

 

 

王俊凯站起来将躺在地上的人拉起来扛在肩上往楼上走去。

 

 

“干嘛……”

 

 

王源倒挂在王俊凯肩上伸手摸了摸跟在他们身后的狗头。

 

 

然后那只哈士奇就被王俊凯狠狠关在了门外。

 

 

哈士奇左右走了一圈没找见人,就原地卧了下去。

 

 

这对他来说,在今后的漫长岁月里,应该是个需要习惯的事。

 

 

 

 

 

-----end

 

 

 

 

 

 


评论

热度(6053)